书城幻情莲姬归来

第4章 婚宴

顾家少主的订婚典礼出奇的低调,甚至还有些冷清。霂月希还未进入宴会大厅就被门口的管家于叔拦住。

“霂月小姐,没想到今天您也来了,宴会大厅人多您看……我领您去偏厅吧。”

“我这里有请帖是客人,哪有让客人去偏厅的道理。”箸流临澈优雅伸出手扬了扬鲜亮的请帖。

“这……”老管家擦擦汗。

“师兄不要为难于叔了,我今天又不是真来参加订婚典礼的。”霂月希径直穿过稀疏的人群快速走开。

老管家见没有拦住霂月希快步上前追去,顾家老夫人交代了,他今天的任务不是安排宴会而是拦住霂月希。

霂月希来过顾家几回,顾家虽然大但是去顾凉辞书房的路,她比去自己的书房要清楚。

霂月希绕过来来往往匆忙的仆人,一路疾步快走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她在之前没有特意仔细调查顾凉辞,就想到他面前听他亲口告诉她。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碧绿莹莹的手镯,似乎在汲取走下去的勇气。那个人啊,是她无论怎样骄傲都舍不得轻易放手的执念。

碧玉古朴泽在阳光下如慢慢游动的浮烟,散发出点点温热。由于她手腕太过纤细,镯子稍有不慎就会有掉下来的可能。她一向不喜欢佩戴首饰,但这玉镯只因是顾凉辞送的,她便一直小心带着。

还没走近书房,就远远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:“凉辞哥哥以我这样病弱的身体嫁给你,实在是一种拖累。”那女子慢慢说着隐约已有啜泣声,轻似落羽柔似渺烟。霂月希刹那顿住脚步,耳边响起另一个人安抚的声音:“依柔别哭,我会照顾好你的。五年前我查到霂月家族的灵泉能治好你的病,即使那里是禁地,我也很快就能带你去了……”

门内那个醇厚的声音还在慢慢说着,霂月希耳边唯余轰鸣之声。

“你去荒无人烟的雨林怎会恰巧遇到别的阴阳师?”

“顾氏家族想打破南北格局定会从你和箸流临澈身上下手。”

“知道你不想听这些,可我手中的资料都显示顾家少主并不如表面那么简单……”

“希,错……”

奶奶、师兄还有霂月夷光的话袭上心头,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失去了温度。

其实我想当面听你说,我只想信你一人。

“咚。”碧绿的镯子从纤瘦的手腕上滑落,跌碎。

门外的少女似被惊醒,雕花的木门忽然被推开,江南缱绻的风都寂然停止。

门内叫做依柔的女子扬着一张精致小巧的脸,一双浅棕色的眼睛蓄满了盈盈泪水,她半倚在顾凉辞的肩上,摇摇欲坠。

“希希……你怎么来了。”顾凉辞揽着依柔的腰,一向沉静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惊讶慌张。

霂月希很想像电视剧里捉到小三的女主,扇她耳光,骂他负心,或是跺脚转头委屈的跑开。可是她没有,她在任何场景下都不是女主角,就像现在。她扯着嘴角努力微笑着等他解释,仿佛之前那个急躁不安的她都是幻象。

“小姑娘,你怎会一个人在这里?”微亮的火光照得年轻的阴阳师面颊温润,他伸出温暖干净的手掌,裹住她冰冷脏兮兮的小手,把她从兽骨残骸堆积的坑里拉出来。

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,亦是第一次知道,微弱的烛光原来可以那样温暖,一个人的面容原来可以那样刻骨铭心。在那个下着暴雨的阴森密林里,满地血腥的兽骨残骸,丑陋可怕的人面蜘蛛,所有未知的困难似乎都已变成模糊的背景,只有他光芒丛生。

现在,他站在她面前,沉默中往事在慢慢地变质流失。

“对不起。”他望着霂月希眼神近乎怜悯。

“没关系,你可以带她……”似乎又出现了耳鸣,眼眶有点发涩,她的嘴张张合合说些什么,自己都听不清楚。

顾凉辞的影子映在她前面不远处,她却不能再向前一步了。霂月希转身慌乱推开赶来的仆人,一路往大门急速走去。她感觉自己在做一场梦,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一定是她陷入的一场噩梦,明天醒来一切就都会好了。

“凉辞哥哥,我不过是将死之人你这又是何必呢!咳咳……”依柔痛苦的弯下腰,咳出来一口鲜血。她似乎永远懂得什么情况下什么姿态最惹人心疼。

“依柔,我会娶你为妻。”顾凉辞眼中闪过怜惜不忍。

人生无常,当真是动如参商。

前几天,他还严厉的拒绝了母亲提及的和箸流家族的联姻。时间再往前推,他曾决定放下过去,守护霂月希一生。可是现在他真的是要失去霂月希了。

“凉辞少爷,典礼要开始了。”

顾凉辞挽着依柔缓缓走进了礼堂。

在司仪祝福的唱诵声中,顾凉辞紧紧握着以柔的手,心中百味陈杂。面前的女子温婉似水,面容呈现出苍白的病态美,她的一颦一笑都和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重合了。依柔回来了,现在她在这里,承受不起自己半分的辜负。

人类就是这样,对于失而复得的人格外珍惜。岂不知十年踪迹十年心,有的人一旦失去便是永别。

箸流临澈找到霂月希的时候她开的小店里吃糖葫芦,说是吃还不如说是凶神恶煞的啃。她的脸上沾了糖渍,拼命往嘴里塞糖葫芦,红着眼睛活像哩哩啾失散多年的姐姐。一旁的哩哩啾撑得打滚,见箸流临澈过来立马爪忙脚乱的藏糖葫芦。

在偏僻的郊区开一家糖葫芦店,一年入不敷出营业日也没几天,也只有她霂月希能做出这种事。箸流临澈心情忽然好起来,她这么没眼光,没有在第一次见面时喜欢上自己也情有可原。

“希希,希希。霂月希!”

“师兄,你也想吃糖葫芦吗,给。”霂月希面无表情递给他一串糖葫芦。

“希希,难受你就哭出来,不要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。天涯何处无帅哥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”

下一章连载中